立加里

现在我也不知道我在干什么了

没有比本喵更怂的了,怕生到如此地步,太丢脸惹


做了这么多年哑巴聆听者,突然要我开口说话,可是我已经不会张嘴了


羡慕
不是每一个人都能遇到第二次机会

以前总是希望做个有用的 被需要的人
现在只想能心安理得做个小废物

想着今年春天就离开,哎呀还没看到花开,那夏天再走吧

哎呀这么热,人们已经够心烦气躁了不添乱了,那秋天再说吧

哎呀这种天气应该是出去玩啊,那等冬天来暖气的时候舒服的走吧

哎呀太冷了,怎么能在过年的大好日子扫兴呢,明年再说吧


就是这样一年一年的坚持过来的


这几天总是做梦,严格来说是每天都做梦,只是这几天的梦格外累,早上又被被窝束缚住,连续迟到。
生活好麻烦啊

只跟铲屎官交换了两天身体体验生活就受不了,人类是怎么这样活一辈子的??